温州金改 中国减持美债

2017-04-06 09:00:15 点击数:

“……于2013年12月17日签订的《债权转让合同》,债权金额人民币232798.79元依法全部转让给受让方……”类似这样的银行债权转让公告,近期在温州地方媒体密集出现。

除夕前,各类经济主体清收债务,一直是市场惯例,这与银行冲时点有神似之处。越近年关,债务清收越发抽紧,银行也不能超脱。

“金融债权转让,本来只能转让给四大金融资产管理公司。现在受让人范围加大,是金改对现有金融管制的突破。”针对前述现象,温州司法界一名专职金融纠纷事件处置的核心人士称,“主要是快速清收,激活不良资产,刺激区域经济快速复苏。”

文首这种在报头公告转让银行不良债权的形式,即一国有银行将金融债权转让给当地一担保公司的做法,在国内并不普遍:不良资产的处置有金融监管条例予以限制,且处置流程严格细致。

见诸报端的银行债权转让

“年底,金融机构的稳定,就是温州社会的稳定。”温州市委书记陈一新在一公开场合称。

历经债务危机两年多的温州余波未消。

前述司法界人士介绍,危机后这两年,民间借贷领域的不良处置已通过实体经济、银行系统,再到司法等多个环节密集呈现。而司法系统基本属于处置的末端环节。“目前,民间借贷的不良债务趋势已经略微向下,而金融债务还在继续攀升中。”

“越快速处理越有利,不管是出于银行考核,还是不良资产回收周期上。”区域内一名国有银行的支行负责人称,提速处置,是当地金融、司法各界一致的目标,也是金改推进的主要项目之一。

实际上,这种提速行动从危机开始就在“谋划”,最强推力来自温州市与浙江省两级政府。

“工行与华峰这个近3个亿的资产包,达成协议只用了三个多月,但如果与四大资产公司合作,要层层审批,会拖延到猴年马月。”温州区域内一国有银行资产管理负责人称,这样的合作速度较以往足足缩短半年以上。

“我们打算用2年左右的时间来消化这批抵押物,循序渐进地拍卖,可以保证不良贷款价值回收最大化。”华峰民资管理公司总经理翁奕峰在去年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介绍。

“温州当地的民间资管公司对这项合作非常谨慎,频繁了解监管、法务等信息,最后才得知,民资参与银行不良资产处置,虽打破常规,但并不违背现有法律。”一民间资管公司常年专业顾问律师告诉记者。

而上海、江苏、安徽等多名银行人士告诉记者,对于不良资产的处置,银行目前仍多是打包转给四大资产公司。

当然,也有一些隐性的渠道存在。

“以往,这类银行的不良债权处置,出于催收时间等成本考虑,如果银行自身不愿意参与这种繁琐而冗长的环节,隐性的做法往往是外包给催债公司。但这并不合规。”浙江一名金融监管机构人士介绍。

上一页 1 2 下一页
  微信号:南财